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招聘人才

海归学霸芦芳生爱极限运动 半路转行靠信念

时间:2018-09-14 14:25:36  来源:本站  作者:

  从《黑狐》、《雪豹》到《永不磨灭的番号》、《女人的颜色》、《抹布女也有春天》等剧,观众不仅认识了芦芳生,也喜欢了这个高高帅帅的小伙子。近日热播的《幸福从天而降》中,芦芳生和刘涛上演一场爱情戏,戏中他们爱得则有点内敛。芦芳生在日本旅居11年,大学读的是经济管理,23岁半路出家,“转行”报考北京电影学院,一脚踏入戏剧圈。对芦芳生而言,20岁是一个青春、活力的年纪,比较冲动,充满野心和干劲。“有用不完的精力和热情去尝试各种事情,不畏惧失败,有青春的本钱可以挥霍。但视野还有些局限,有时难免过度自信,容易觉得自己

  从《黑狐》、《雪豹》到《永不磨灭的番号》、《女人的颜色》、《抹布女也有春天》等剧,观众不仅认识了芦芳生,也喜欢了这个高高帅帅的小伙子。近日热播的《幸福从天而降》中,芦芳生和刘涛上演一场爱情戏,戏中他们爱得则有点内敛。芦芳生在日本旅居11年,大学读的是经济管理,23岁半路出家,“转行”报考北京电影学院,一脚踏入戏剧圈。对芦芳生而言,20岁是一个青春、活力的年纪,比较冲动,充满野心和干劲。“有用不完的精力和热情去尝试各种事情,不畏惧失败,有青春的本钱可以挥霍。但视野还有些局限,有时难免过度自信,容易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如今一年4、5部戏,爱玩、爱生活的芦芳生说他学会了在拍戏中休息、休闲。

  芦 芳生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虽然家教极严,但在海边长大的他从小淘气是出了名的:“小学我是在大连读的,游泳、爬墙、看武侠书,和小伙伴练飞檐走壁,我们打 赌看谁能爬到悬崖上去,结果我爬上去了,下不来,幸亏下面的伙伴报了警,消防队来了,给我救了下来。”这事很快传到在机关保卫处工作的妈妈耳朵里,回家芦 芳生挨了一顿胖揍。

  虽 然芦芳生家教严,但是对于他的贪玩,妈妈也经常无可奈何:“小时候我出去玩,都是从早玩到晚,根本不回家,也不吃饭,等着小朋友吃完饭回去接着玩。”有一 次芦芳生和小伙伴在学校旁边的工地里玩,家长找不到他们差点报警。这一次闯了祸芦芳生以为爸爸会暴打他一顿,没想到爸爸只说以后再出去玩告诉他一声,事情 就过去了,后来芦芳生才听别的家长说,爸爸找他都快急疯了:“他一直找我,还去了星海公园,喊我名字时都带着哭声。大人怕我们掉海里,我当时想自己不是小 孩不会那么傻,小孩都觉得自己不是小孩。”

  芦 芳生的妈妈是上海人,爸爸是四川人,妈妈对他有很高的希望,总是期望他得第一,希望他能当老师。也许是压力大反弹就越大,芦芳生从小就在他心里留下了叛逆 的种子。小学毕业后,爸爸作为交换教授到日本九州国际大学教学,芦芳生和妈妈也随后去了日本。在日本读初中一年级,语言关对于芦芳生来说是最大的难题,三 年后他终于可以顺畅的学习了。到了高一,第一次期中考试他才知道自己和别人的差距,学校384人,他考了382名。通过拼命自学后,期末他考了130多名,高二进入前10名,他成为学校的学霸,甚至日本同学都找他问问题,芦芳生说他心里觉得很自豪。“高三一年,我基本每天只睡4、5个小时,但身体很好,和锻炼有关系。”小时候贪玩,上了高中后,芦芳生开始有意识的锻炼,1994年他就在电视购物中买了一台跑步机,在家里健身:“那时候看了电影《第一滴血》,非常喜欢硬汉的感觉,就在家里对着画面练,高中我还参加了学校的柔道队。”妈妈看着儿子学习辛苦,给芦芳生培养了一天5顿饭的习惯,早上妈妈就给他炖牛排,每天挑灯夜读,妈妈都会买碗拉面给他补充营养,以至于高中时,芦芳生的体重达到了160多斤,但是他的身体极好,能够应付紧张近乎于残酷的学习生活:“我们高中很严格,不好好学习会挨打,甚至在门口被罚跪,不交作业老师拎着竹刀打头,校训里要求提前5分钟到校,冬天最冷的时候还要集训,穿着柔道服围着操场跑圈,练习假摔动作,锻炼我们的意志,我培养了我忍耐的性格。”学习成绩优秀的芦芳生,顺利考上日本的大学,他的成绩不够妈妈期望的医学院,而是改学了工商管理专业。

  大 学毕业后,本来一家公司已经录取了芦芳生,但突然想学表演的他,跟父母提出了自己的梦想。三天后,妈妈同意了芦芳生的想法,并告诉他中国有电影学院可以 考。芦芳生先去了美国半年学习英语,那半年让他终于有机会把心沉淀下来好好思索自己的人生。“办公室的工作太枯燥了,不适合我的性格,我喜欢更自由一些的 工作。人这一辈子没有太多机会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要遇上了机会,一定要积极把握。”其实妈妈安排他去美国本是打算让他看到美国人民的风光生活而打消当演 员的想法,芦芳生在美国玩了半年,到处旅行,也更坚定了自己的理想。他回国后上了半年进修班,2002年考取电影学院本科生。

  “因为自己年轻,所以才敢半路转行。音乐、舞蹈、表演都没学过,就是一张白纸,但就算失败了还可以重新开始,因为年轻。如果是30岁, 已经工作一段时间,我可能就没有勇气做这个决定。”父母明确告诉他,今后没有办法再帮他,一切只能靠他自己,父亲是大学教授,一开始非常反对他“弃商从 艺”,于是父子俩立下四年之约。“我和父母约定,在北影四年如果没有闯出一点成绩,还有机会回去做自己的老本行。感谢我的父母,让我可以不用着急工作挣钱 养家,还有那么贩年可以荒废。”勤奋的人总是能获得幸福之神的眷顾,大三那年芦芳生获得了第一个演出机会,为了圆父亲的梦,本科毕业后他更继续攻读研 究生学位,开始了一边上课一边拍戏的生活。

  回首来时路,芦芳生坦言:“可以说我从改行之后就挫折不断,在北影时和班上同学的差距比较大,大家都是艺校毕业,有底子,我可能领悟得也比较慢,总感觉 很彷徨。第一次拍戏像个傻子一样,连导演、摄影机在哪儿都不知道。导演也着急,也会念叨我,我也着急,自己的不足给剧组带来很多麻烦,NG太多次导致大家晚收工。这一切都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这一行?”大学期间芦芳生和同学组成跑组5人组,每次见组看似不错,但都没有回音。直到拍了《雪豹》,不少观众开始认识芦芳生,2010年拍摄的《永不磨灭的番号》成为他演艺生涯的转折。

  谈起父母从怀疑到认可,百分百的支持,芦芳生心存感恩。“就算全世界都否定自己,父母永远是我最忠实的粉丝线 。现在他们已经明白,儿子当初的决定不是开玩笑,是非常认真的。每一部我出演的戏他们都会看,无论是从一个影迷的眼光,还是父母的角度,会去分析我的角 色、评论我的作品,这让我觉得,自己的努力总算获得成效了。”妈妈还学会了微博,在朋友中帮儿子做宣传。

  实现梦想的道路上总是荆棘满布,刺得人鲜血淋漓,但只要秉持着信念,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再大的困难也会迎刃而解。在日本的生活经历培养了芦芳生的韧劲 和不服输的信念,让他不管在多艰苦的情势下,依然保有积极乐观的心态。“拍戏的辛苦是肉体上的,但精神上是愉悦的,因为我正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

  登 山、滑雪、潜水,芦芳生喜欢的都是充满危机与激情的极限运动。在日本读大学时,芦芳生就是登山队的队员,每次挑战一座高山,爬上一块岩壁,看到秀美的风 景,都让他觉得很满足。大四时,他的一位学长在无氧登珠峰,下山时因为疲劳至死,给他很大的打击,看了学长的日记,芦芳生觉得生命很脆弱:“那个学长是我 们学校最强的,但是仍旧难逃厄运。此后,我停了一段时间登山,改去滑雪。”那时芦芳生一周可以滑雪4、5次,他说一个人从雪山上滑下来的感觉很好。

  以前拍戏不多的时候,芦芳生还是个背包客,到怀柔山里走一走,一个人去泰国,感受当地文化,学习当地语言:“旅行让你有时间把工作放缓。”如今一年四五 部戏的工作强度,在不少人看来都是难以承受的,芦芳生却说,他学会了在拍戏中休闲。收工回来去健身房或者游泳,成了芦芳生的必修课,有时间出去旅游也是很 好的忙里偷闲的方式:“我不喜欢在一个地方拍戏,经常选择没有去过的地方,拍戏之余就四处走走,可以边拍戏边放松。在剧组旅游,一样感受世界的美好,因为 演戏是我喜欢的职业,体现我的人生价值,还能免费旅游,多好。”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