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技术支持

星际迷航3》《长江图》背后两神秘公司拟快速上市许晴与陈建斌夫妇均入股

时间:2018-10-20 16:02:13  来源:本站  作者:

  《星际迷航3》《长江图》背后两神秘公司拟快速上市,许晴与陈建斌夫妇均入股

  工商资料显示,山东嘉博是一家年轻公司。包括注册地、股东、法定代表人等各项信息变更次数多达20次。其中,股权变达5次。最重要的变更莫过于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陈建生变更为宋宪强以及许晴、陈建斌、蒋勤勤等明星股东在2016年年5月25日突击进入。

  上市公司东方网络9月4日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暨延期复牌的公告》披露重组标的为山东嘉博文化和上海华桦文化,前者参与出品了《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和《致青春2》,后者是热映的《星际迷航3》中国直投方。

  比披露标的更为有意思的是背后的明星股东们。据悉,在重组停牌期间,许晴、陈建斌、柳彬(演员/制片人)和王为民(制片人)分别“突击入资”山东嘉博文化200万元、100万元、50万和50万元,而王学兵、蒋勤勤亦同样入资,但具体份额未披露。

  笔者也在第一时间联系到山东嘉博文化CEO宋宪强,得到独家回应:“明星们都是我的合伙人,大家愿意帮助我一起打造嘉博这个平台,我也主动将自己的一部分股权赠与他们。其实去年的时候,我就已经给把股份给到这些人了,只不过当时因为需要他们的一些证件,还有过户的资料,所以,公示的时间比较晚。根本不存在像网上说的突击入股。”

  另一个标的上海华桦文化也颇有来头,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都能快速参与《变形金刚4》和《星际迷航3》这样的超级大IP,其CEO王克非也被人贴上“背景深厚”等神秘标签。

  与此同时,我们发现,在两家公司借道上市公司的背后,其中存在一定的关联性。嘉博文化与华桦文化有一家共同的机构股东:深圳新视界宏富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新视界宏富基金。这家基金去年10月刚刚成立,目前共有4个出资人,嘉博文化原法定代表人陈建生,以及股东陈晓都是其中的LP。

  如果划分时间线月新视界宏富基金成立-2016年1月新视界宏富基金入股上海华桦-2016年3月山东嘉博法人由陈建生变更为宋宪强-2016年5月23日东方网络重组停牌-2016年6月2日明星入股山东嘉博。

  虽然这个收购案陷入千丝万缕、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中,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即上海华桦和山东嘉博在刚取得一点成绩时就“卖身”上市公司,快速套现,若重组成功,又是一例经典的影视资产化案例。

  工商资料显示,山东嘉博是一家2013年刚刚成立,却又经过多次调整的年轻公司。包括注册地、股东、法定代表人等各项信息变更次数多达20次。其中,股权变达5次。

  最重要的变更莫过于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陈建生变更为宋宪强以及许晴、陈建斌、蒋勤勤等明星股东在2016年年5月25日突击进入。

  作为一位80后的老板,影视圈也流传着宋宪强的传说。宋宪强18岁开始开始在北京闯荡,并与朋友开了一家印刷厂和广告公司。再往后,宋宪强去了一家日本知名商社,积累了投行经验。2005年辞职,之后6年间,在沃尔玛投资公司一直做到中国区副总裁的位置。

  宋宪强和上海儒意影视CEO柯利明关系密切,甚至互称兄弟。这两家公司曾共同参与出品过《致青春1、2》、《老男孩》、《小时代3、4》等电影。

  在今年暑期档大盘如此冷清的情况下,山东嘉博出品的《致青春2》(3.5亿)和《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5亿)两部影片通过保底发行的方式将提前回收了分账款。其中,微影时代为《致青春2》保底。《夏有乔木》经快鹿纷争后改为由福建恒业保底发行,上映日期由原定的4月29日拖延到8月5日。

  此外,今年在柏林电影节获得银熊奖的《长江图》,以及几天前才在广电总局备案的科幻题材影片《UMAKALA乌玛卡喇》背后的出品方都有山东嘉博的影子。接下来,还有《亮剑》、《钢铁苍穹3》等项目也已经投入开发。

  上海华桦文化是一家2014年刚刚成立的公司,但目前已经能参与到《变形金刚4》、《星际迷航3》、《海洋之歌》等好莱坞知名大片的投资中去,并参与全球票房分账。

  了解海外电影市场的人都知道,好莱坞六大的影片一般很少向国内电影公司开放投资份额,大多都是靠关系做加磅投资。即便国内一些老牌的电影上市公司,也未必能拿到华桦这样的项目。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星际迷航3》在中国的投资份额一共开放给两家公司。一家是阿里巴巴影业,另一家是上海华桦文化,这两家公司投资份额相同,合计将近40%左右。

  如果去查这家公司的工商注册信息,会发现非常简单。法定代表人是王克非,一位自然人股东,还有两家机构股东。但在跟业内老兵交流的时候,得到的信息类似:这是一家背景很深的公司。

  但背后隐藏更深的信息也并不难打听到。几位从事海外发行的电影公司高层同时向笔者证实,华桦文化背后实际的大股东是一家美国公司家赋影业(JIAFLIX)。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甘尼斯兄弟。其中,马克•甘尼斯是奥斯卡前主席;而他的兄弟西德•甘尼斯被称为好莱坞隐形教父,与派拉蒙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有从事海外电影进口的一位项目总监称,这也是华桦文化能够拿到好莱坞顶级电影项目的重要原因之一。

  即使有山东嘉博CEO宋宪强的回应,但是许晴陈建斌王学兵蒋勤勤等人是在2016年5月25日完成工商资料变更的,东方网络披露资产重组是在2016年5月23日,至少在明面上明星股东们是在重组停牌之后“突击入股”山东嘉博的。

  这自然摆脱不了外界对于东方网络与山东嘉博之间有无利益输送的猜测。根据资料显示,东方网络原是一家机床工具业务的传统制造业公司,后在2014年先后收购一些动画、OTT等传媒公司,转型文化娱乐方向,也是这次重组事件的大背景。

  这次明星“突击入股”事件并非孤例,此前李冰冰任泉突击入股祥云飞龙、孙俪蒋欣等人突击入股海润影视,两家分别打算借壳圣莱达和申科股份重组,欲完成上市动作,可惜的是2起借壳案都被证监会否决,虽然官方解释中没有明确给出是否与明星突击入股有关,但是外界都猜测有部分娱乐压力考量。如今祥云飞龙和海润影视都成功挂牌新三板。

  “重组期间突击入股本身没有错对之分,但是山东嘉博这次做的太明显了,要看证监会怎么判断了。”一位投资人对娱乐资本论表示,而一位上市公司董秘给出更为明确的判断。

  “这种行为肯定要受到重点监控,特别是在这个时节点上和证监会鼓励的方向不对,过会会比较麻烦。”

  先不以成败论英雄,明星入股这种方式已经成为影视公司资本化最新潮的手段:一家年轻的公司,通过几个电影项目提升自身名气,并在短时间内叠加明星效应通过资本市场交易。

  然而这次不同的在于山东嘉博和华桦文化背后,有一家共同的机构股东——深圳新视界宏富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该基金去年10月刚成立,嘉博文化原法定代表人陈建生是其中的一个LP,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关联交易。

  更为戏剧性的是,在公开报道中,陈建生还是并购另外两个参与者东方网络和上海华桦的总顾问,一人串起了三家相关重组公司和背后的基金。

  联想到之前提到的一系列时间线,很难让人不想入非非,快速收割背后是不是还另有故事呢?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